硕士论文发表-博士毕业论文润色-职称论文发表-研究生论文网专业硕士论文博士论文职称论文等各类论文写作
  • 您当前的位置: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 论专利诉讼律师费制度

    16-09-24 21:24 来源:未知 ; 浏览:
      在美国专利诉讼的成本非常高,每个专利诉讼案件的花费在50万美元到300万美元。中小公司由于无力应对侵权诉讼或不懂专利法,经常会被这些非专利实施主体作为起诉的对象,因为即使这些中小公司胜诉,他们支付的诉讼费用也比支付给恶意专利权人的和解金高的多。而对于这些非专利实施实体诉讼是毫无成本的,因为他们可能与他们的律师有一份胜诉支付律师费的协议,若他们败诉,他们是不需要支付任何律师费用的,若他们胜诉,其可以获得损害赔偿,而且通常被告一般都愿意与其和解,他们就毫不费力的获得和解金或者许可费。最终这些中小公司会将这些损失最终转嫁给消费者,由社会承担。针对这个问题,律师费转移是一个很好的救济方式。法院通过裁决这些专利权人因提起不合理的诉讼承担被告的律师费,可以防止专利权人提起不合理的侵权诉讼,也能保障合法的被告能够积极应诉,保证被告可以恢复到诉讼前的状态。 
      一、美国专利诉讼律师费转移制度 
      专利权的滥用导致社会的无谓损失。面对专利诉讼的高成本,被诉公司经常满足于相当于维护专利侵权诉讼成本的一小部分的成本来解决。这使得专利所有者在毫无失效风险的情况下从许多个人中获得和解金。胜诉方律师费转移是一种救济,在例外情况下,法院通过裁决可以防止专利权人提起不合理的赔偿要求,被告可以恢复到诉讼前的状态。费用转移是一种救济方式,它允许胜诉方获得诉讼过程中发生的律师费,使当事人得到更充分的恢复到其参与诉讼前的地位。对于被告人,在法庭上的胜利仍然是一个失败的状况,因为,即使他们判决不侵权和、或原告索赔无效,他们在此过程中产生了大量的法律费用。当律师费转嫁给败诉方,胜诉方将获得全部裁判,而不是金钱的判断中减去律师费。一方获得律师费用目前的制度包括《美国民事诉讼法》第11条和《美国专利法》第285条。 
      (一)费用转移的基本规则 
      在当前的美国专利诉讼体系中,双方各自承担自己的律师费用。这鼓励原告滥用诉讼,因为它迫使被告要么迅速解决,要么对抗原告的主张付出重大代价。例如,在侵权诉讼中,专利权人提出专利侵权索赔,专利许可费远比诉讼费用低,被许可人认为诉讼是非常不值得的。 
      现代欧洲规范规定“双向费用转移”,口语简称为“英式规则”。 在英式规则下,每方当事人诉讼费用要由败诉方承担,无论败诉方是原告还是被告。这种方式完全会妨害诉讼,增加原告的潜在成本。换句话说,原告不会纯粹妨害诉讼,因为原告只寻求和解,不愿意在诉讼中承担败诉风险。在英式规则下,当原告不可能获胜时,原告索赔的意愿是非常低的。相反的,美国最高法院在1796年认为,胜诉一方不能获得作为赔偿金的律师费,这就是现在所知的“美国规则”。 
      在美国法的规定中,除非有法律的特殊规定,否则胜诉方是不可以要求败诉方支付其包含律师费在内的合理所能够费用的。 
      根据美国的规则,即使原告是不愿意诉讼,提起侵权诉讼对原告来说仍然是有利的,原告提起诉讼的成本小于被告诉讼的成本,因为被告将愿意支付原告和解金而不是高昂的辩护费用。相对来说,根据美国规则(当起诉成本小于防御成本加上原告的预期判断)原告胜诉的可能较低时,也常会提起赔偿诉讼。 
      (二)《联邦民事诉讼规则》第 11 条规定律师费转移 
      《美国联邦民事诉讼规则》第11条规定诉讼行为是 “轻率的”起诉方需支付被告的律师费。法院在适用此条时的判断标准为客观的合理性,而并不需要起诉方具有恶意。所有的诉状,请求,文件,并向法院的申述必须符合第11条的要求,否则恶意的当事人及其律师会面临制裁的风险。专利权人对被诉侵权人提起专利诉讼时,需要注意该规则第11条b项的规定,专利权人向法院提交的文书,必须是合过合理地调查基础上,且最大可能地是专利权人在充分运用自己所掌握的信息的情况下制作的。具体要符合以下几点要求:(1)目的具有正当性,该诉讼不可以是为了不合理的侵犯他人、不必要的延长诉讼或着是为了增加诉讼费用;(2)该诉讼行为不可以是轻率的;(3)存在争议的涉讼事实有或可能有证据上的支持。该规则11条c项规定,若当事人及其律师违反了第11条b项规定,法院可对其实施制裁。
      一般来说,联邦巡回法院在审查专利侵权案件满足第11条b项非轻率的要求时,有两个独立的要求:法律和事实。如果法院认为当事人或律师违反了规则第11条b项,法院可判给胜诉方在起诉和应诉中合理费用和律师费。目前,法院判给胜诉方的费用有自由裁量权或费用,在专利案件运用第11条的裁判表明需要对原告的请求进行审查的门槛很低。 
      值得注意的是,该规则11条还存在一个安全港条款,即被诉侵权人在请求法院判定专利权人提起的诉讼是轻率的,并要求其支付律师费与法院受理侵权人专利侵权诉讼的期间是21天,原告在该期间内可以选择申请撤诉。因此,如果违反第11条,使专利诉讼无效或错误,原告将有机会在制裁发生之前放弃诉讼或者改变诉讼请求。显然,该规则11条重点在于保护专利权人的利益。而对于保护被诉侵权人避免专利权人提起的轻率的诉讼作用有限。 
      (三)《美国专利法》第 285 条的例外情况 
      费用转移在知识产权法中不是新的概念。国会允许版权案件中的胜诉方获得律师费。然而,最初的1790年专利法中并没有针对胜诉方获得律师费的规定。
      专利法对律师费转移规定是法院在例外情况下,可以判决给胜诉方支付合理的律师费。他的救济目的是补偿被诉侵权人实施的不当的防守行为。专利审查过程中不存在第11条的侵权行为或欺诈行为,被告必须证明案件的例外情况,通过证明该诉讼(a)主观上恶意提起 且(b)客观上无依据。“例外情况”的提出必须以专利权人与被诉侵权人双方均要求为前提,并且须经巡回法院审查并通过。联邦巡回法院也认为律师费应该得到裁判,当案件涉及“不正当诉讼”或“轻率诉讼”时。由于美国各州对于专利侵权案件,认定轻率诉讼的标准各不相同,且美国联邦法院或专利法并没有为州法院提供一个明确的标准,所以必须该案件经常要向联邦法院申请对第285条进行解释。 
      由于专利诉讼中存在大量的专利权人恶意的提起的诉讼,合法的被诉侵权人希望通过专利律师费转移制度来保障其在诉讼中遭受的损失以防止原告滥用诉讼地位,但目前在美国专利法中,“例外情况”的标准过高,主观和客观上都必须符合,使得这些案件都很难满足该要求。国会也没有将律师费转移制度加入2011年的美国发明法案。最终,国会修改限制被告联合的规则,但费用转移规则因为不明确的原因被忽略。 
      (四)费用转移方案来遏制专利诱饵:SHIELD法案 
      2013年2月27日,联邦议员Jason Chaffetz(杰森·查菲茨)和Peter DeFazio(彼得·德法兹奥)提出SHIELD法案的最新版本。该法案包括一个混合费转移规则,该慎重起草的法案提出了一种融合美国规则与英国规则的折中规则。2013年 版的SHIELD法案排除了三类主体:(1)技术的最初原始发明人,(2)对专利所涉及的产品已经进入实质性的生产和销售中的主体,(3)附属于大学的科技成果转化组织。除这三类主体之外,诉讼双方需要向法院缴纳保证金,该保证金必须能够足够支付专利诉讼费(包含律师费)。若一方败诉,所缴纳的保证金数将支付给另一方当事人。2013年版的SHIELD法案,不同于2012版本,其不需要司法认定原告在其专利侵权的索赔中没有“合理可能的成功”。相反,2013年版的SHIELD法案自动承担律师费,除非败诉方符合上述三类标准,或者判决承担律师费则不公平的其他特殊情况。自动支付保证金这一方式将会使恶意专利权人提起轻率的诉讼有所限制,该侵权人在诉讼前将会慎重考虑其胜诉的可能性,从而避免恶意诉讼的发生。 
      二、对遏制专利诉讼的建议 
      《专利法》第285条规定:在例外情况下,法院可判给胜诉方合理的律师费。目前,该规定对专利案件中判给律师费的机制是毫无意义的。“例外情况”的提出必须以专利权人与被诉侵权人双方均要求为前提,并且须经巡回法院审查并通过。由于美国各州对于专利侵权案件,认定轻率诉讼的标准各不相同,且美国联邦法院或专利法并没有为州法院提供一个明确的标准。 
      因此,本文建议《美国专利法》第285条应修订并增加新的条款:在例外情况下,法院应当判给胜诉方合理的律师费。增加一款,例外情况是指不利方当事人认为专利侵权案件是客观不合理的。这种变化,省去了复杂的双向审查的方式,法院用以确定律师费是否转移采用简单客观的标准可以被全面贯彻适用。 
      这种变化,省去了复杂的双向审查的方式,法院用以确定律师费是否转移的简单的客观的标准可以被全面贯彻应用。此外,它以轻率诉讼为目标的同时,避免被提议的SHIELD法案失效。 
      对于建立这样的标准,有两个重要的准则。第一,新的立法应明确划定客观与主观的合理性标准之间的区别,要准确阐明哪种合理性标准应适用于新的费用转移方案。因为为解决主观不合理,第11条规定的救济已经存在,立法的下一步应该选择使用一个客观的合理性标准来评价原告胜诉的可能性。第二,立法应明确判断诉讼行为是否客观合理的时间点。是提起侵权诉讼之前,还是审判阶段,或在马克曼听证程序之后。较早的判断胜诉的可能性可以降低恶意专利侵权索赔诉讼的发生。 
      不同于SHIELD法案,本人的建议侧重于侵权索赔的实质,而不是专利权人的身份。在其他各种解决方案中对恶意行为人的立法定义来自一个过时的理念,试图抛开不实施他们的发明的专利权人提起的侵权诉讼。相反,提起专利侵权索赔的所有的实体的认定应采用同样的行为标准。试图找出一类专利所有人将会使专利贬值,降低专利所有者要实现投资回报的能力,并最终不利于创新。 
      三、启示 
      我国《专利法》第65条规定在侵权成立情况下败诉方承担对方为制止侵权行为所产生的合理支出。这条规定仅适用于权利人胜诉的情况。相反,原告提起诉讼后,如若被告应诉并胜诉,被告为应诉所支出的费用却无法得到补偿。虽然我国目前专利诉讼成本没有美国高,但从规范专利诉讼行为,节约司法资源的角度而言,我国也可以建立律师费转移支付的制度。 
      当专利制度鼓励在创新时才能更好地服务社会,但是不能通过施加不合理的成本最后由消费者过度代偿。现有的制度下,低质量的专利和轻率的侵权赔偿对社会施加这种不合理的成本,最终导致效率低下。律师费的裁判是重要的补救办法,它可以改变恶意行为人的行为,通过允许轻率诉讼的受害人为自己辩护。并尽可能的使低质量的专利无效。 
      参考文献: 
      [1]徐棣枫、郄志勇.美国专利案件中的律师费承担规则及其发展.知识产权.2014(10). 
      [2]吴春香、张晋萍.关于实行律师费转付的理性思考.中国律师.2011(3). 
      [3]高凤江.民事诉讼律师费由败诉方负担问题研究.兰州大学硕士研究生论文.2012(10). 
      [4]卢萌.浅论律师费用转付制度.湘潮.2013(12).

      发表硕士论文,发表mba论文请咨询客服
    • 曹编辑:
    • 王编辑:
    • 曹编辑(同微信):18078928157
    • 王编辑(同微信):18089751873
      热门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