硕士论文发表-博士毕业论文润色-职称论文发表-研究生论文网专业硕士论文博士论文职称论文等各类论文写作
  • 您当前的位置:论文发表 > 历史文学论文 > 外国文学论文 >
  • 路漫修远兮斯上下求索

    14-03-27 11:30 来源:未知 ; 浏览:
      一、引言 
      凯特·肖邦是19世纪美国著名的女性作家,她的作品《觉醒》是一部充满女性主义思想的作品。小说女主人公艾德娜是位年轻的已婚女性,她年轻漂亮,嫁给了一名中年有钱男子,然而婚后思考着自己的真正意义,意识到要追求独立的主体,做完整之人,不再附属于自己的丈夫,整个觉醒过程中矛盾不已。最终完整独立之人的理想破灭,艾德娜选择了投入大海。在作品问世五十多年后,掀起了一场从多角度对于该作品的研究。本文拟从二元论视角,解读《觉醒》。 
      二、《觉醒》中价值二元论下的两位女性 
      普鲁姆德曾认为,“同质化是统治视野的一个特征”,资本主义男权社会价值二元论体系,男性和女性分别处于统治和被统治的地位。而建立这种统治关系,就要使被统治阶级一定要适当地被同质化,作为女人的“他者”,要成就男性“主体”的地位,“若要使男人统治女人这种现象看起来顺理成章……女人与女人之间极为相似,而与男人极为不同。”满足男性的需求,成为“他者”。 
      《觉醒》中,阿黛尔和莱思是两个典型。阿黛尔是当时19世纪资本主义男权社会下的所有已婚女性的楷模,贤妻良母的形象。无论是为了孩子还是丈夫,在众人眼中都是完美的。为了他们,她倾尽所有,正如文中提到:“如果她的丈夫不尊敬她,那他简直就是兽类,应该把他慢慢地摧残致死。她的名字叫阿黛尔·莱迪奈。”将其描述成为“古老爱情故事的女主角和梦中仙女”,“迷人”“光彩照人”“优雅”“优美”等描述,也正是资本主义男权社会下的颂扬,因为她符合了男性对于女性价值界定的体系,成就男性的主体地位。就连她的个人爱好,“莱迪奈太太说,她只是为了孩子们才没丢下音乐。她和丈夫都认为音乐会给家庭带来欢愉,为家庭生活增添乐趣”。然而,这个价值只是圈定在狭隘的男性视角中,“女人并不是因为她自己的缘故占有一个空间,她是为其他人固守着那个空间”,她在男权社会价值体系中扼杀了自己作为完整人的权力,为自己固守空间,压制了自己的伸展,钳制了自己的视野。甘愿成为男权社会的“代言人”,为其辩驳。 
      莱思是个性格孤僻、一直未婚的女子,弹得一手好钢琴,却与外界隔离,不受众人的欢迎。她的出场:“莱思小姐是一个不怎么讨人喜欢的、个头不高的女人,已过青春年华。由于她孤高自傲,喜欢干涉别人的自由,她几乎跟所有的人都吵过嘴。”她的形象是不被社会所接受、非正常的女性,未成为“贤妻良母”,似乎与世人格格不入。当艾德娜寻找她的住处,向店主询问时,“莱思小姐对他来说,完全是个无足轻重的人。他根本不想与她认识,也不想知道任何关于她的事,不夸张地说她是住在这条街上最令人讨厌、名声最坏的女人。店主人认为是上帝的恩赐让她搬走了,甚至他因为自己不知道她哪去了而感到是上帝的恩宠。”是个不折不扣不符男权社会的“不合格品”,完全将个人的视野囊括于自己的范围,与外界隔绝,此时,莱思小姐便是逾越男性“雷池”的异物他性。 
      三、价值二元论体系下艾德娜的个人荆棘之途 
      在资本主义男权社会下,女性被是被掠夺的资源,女性是当做一个他者的形象,被当做主宰一方的工具,以成全统治者的地位。 
      艾德娜与父亲的对话中,她与父亲的关系并不是很亲近。父亲是个男权社会的典型例子,当艾德娜和父亲为妹妹的婚礼争吵时,父亲曾对艾德娜的丈夫说过:“权威、强迫是必要的,狠狠地用一用你的脚吧,这是管教老婆唯一有效的方法,我说的没错。 上校也许还没有想到他自己的老婆就是给逼进坟墓的。”体现出艾德娜自幼的成长环境,完全是在严格的男权制价值二元论体系的压制下,男性处于主宰统治地位,父亲(主体)对于母亲(他者)的压制和扼杀是艾德娜现实婚后生活的真实样板。 
      在她的婚后生活中,小说的第一章节中,丈夫的形象更多的是在资本主义社会下带着浓厚金钱味的商人。彭迪列先生的出场,对其外貌的描述,看报纸的细节,不耐烦,只关注市场信息。“这天是星期日,报纸是昨天的。星期日的报纸还没有送到哥兰德岛。他对市场信息,早就烂熟于心了。这会儿,他只不过随便地浏览各种社论和他昨天离开新奥尔良时无暇过目的零星消息。”“彭迪列先生点燃一支雪茄”,他将自己的妻子视为是“像看着自己一份心爱的财产”,这无疑表明在资本主义男权社会下,女性被当做是男性的附庸,甚至是财产,一个完全的“他者”。 
      在这场征途的进程中,她也从和两位典型女性朋友交流中求解。然而,一方面,阿黛尔,男权社会价值体系下的代言人,苦言相劝,不要陷入对于家庭带来不利的深渊,不要脱离这个女性天职为贤妻良母的男性的价值体系;另一方面,莱思在聚会中弹到的三首曲目,分别让艾德娜联想到“赤裸的孤独男子”“妙龄少女”“孩子玩耍”,她也试图想将三幅画面融合在一起,碰出“火花”。想越过“雷池”,重新寻找主体,不再是“他者”的形象,而要作为“主体”的主人,她的内心处在挣扎的边缘,当与罗伯特夜游时,“艾德娜似乎听到了鬼怪们的低语和埋在地下的金子的咯咯声,这里的低语和咯咯声”。她的行为自己内心早已开始察觉,她自己内心的一种欲望和外界的恐惧,一方面按耐不住内心的想真正“主体”的形象的欲望,另一方面,又惧怕渗透着强烈社会价值体系下的残酷现实世界,苦苦煎熬。 她意识到生活和婚姻的捆绑,试图去重建自己的一片天地,去自己的“鸽楼”生活,摆脱束缚。可是在资本主义男权社会中,价值的界定是依据男性,这种统治与被统治的关系,处于“他者”下的女性,依赖于“主体”地位男性给予经济支撑。正如莱思提示的,她的力量不足强大到撕破这样的价值关系网,面对现实世界,也呼应了阿拉宾称之为“政变”,可是当她和真正的爱人罗伯特为爱在一起,他却始终捍卫资本主义价值体系下的社会准则而退缩,她寻爱证己独立的征程宣告失败,誓死保全自己作为完整人的权力,实现自己真正的自由,走向大海的怀抱。艾德娜从海中来,谢幕于大海中。 
      四、结语 
      西方男权社会价值二元论体系,男性居主体地位,女性为“他者”,要为男性服务,为被统治地位。女性在男权社会下的标准形象是:生儿育女,附于丈夫的“使命”,再无其他的内在价值,才是“真正”的女性,被资本主义社会所颂扬。反之,则被遗弃隔绝。 
      女性要倡导重新评价和捍卫被男权社会价值体系所贬低的女性,要想获取真正的自由。就要消除男权主导的价值二元论社会,获取经济独立,才能获得真正的自由。道路漫长,成就完整之人,女主人公通过自然的解脱是对重新修复和改善两性关系的尊重,呼吁呐喊,拉响两性关系的警笛,亮出悲怆的生命之歌。 

      发表硕士论文,发表mba论文请咨询客服
    • 写作客服:
    • 发表客服:
    • 联系电话:13034969862
    • 联系邮箱:18271669@qq.com
      热门论文